配资 诚配宝点配【地缘看世界】伊朗:山地文明孕育出的唯一奇迹

扎格罗斯山脉就像一座桥梁横架在里海与配资 诚配宝点配波斯湾之间,而伊朗则是另一座桥,连接着印度次大陆与地中海,地理位置十分关键。除了短暂的波斯帝国时期,伊朗并没有能占领西部的平原地区。古波斯帝国对于其他族群一向擅长胡萝卜加大棒的方法,如此策略遗传到伊朗身上,就产生了强大的情报与安全部与精锐的伊斯兰革命卫队。


  伊朗北靠里海,南临波斯湾。国土面积1684000平方千米,跟新疆差不多大。人口约7900万,相当于一个江苏省。比起东西两个邻居——阿富汗与伊拉克之和,还要大68%,人口要多40%。

  伊朗最重要的地理特征是多山,这个国家主要领土都位于伊朗高原上,诸山守护着伊朗的边界与城市,同时也界定了如今伊朗的地理位置。而后文所有的推论也都是从多山这个基本点所展开的。

  (伊朗与周边)

  伊朗境内最大的山脉是扎格罗斯山脉,西起库尔德斯坦,东至霍尔木兹海峡,如上帝不经意之间的挥毫,在伊朗高原的西部与西南部绵延了1500公里。西部的起点位于土耳其与两伊边境,虽然在此处三个国家都是群山起伏,但土耳其的山脉却渐渐消失,伊拉克更是一片平坦,也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底格里斯-幼发拉底盆地。伊朗就可怜多了,山脉在伊朗境内反而陡然升高。历史上波斯和美索不达米亚的历史边界就诞生于此。

  (伊朗地形图)

  伊朗的北部则是另一条山脉——厄尔布尔士山脉,西起阿塞拜疆,东至阿富汗。沿着里海南岸绵延横亘,将卡拉库姆沙漠划给了土库曼斯坦。

  (厄尔布尔士山脉)

  扎格罗斯山脉就像一座桥梁横架在里海与波斯湾之间,而伊朗则是另一座桥,连接着印度次大陆与地中海,地理位置十分关键。但由于它庞大的面积与多山的地缘,伊朗不易征服。

  (扎格罗斯山脉)

  伊朗令人垂涎,并不仅仅在于此地理位置,更在于它的油田,石油的战略意义不可小觑。君不见那些产油国富得都不需要流油,因为人家自己有油。伊朗的石油产区主要分布在三个地方配资 诚配宝点配:西南部波斯湾沿岸;两伊边境北部;以及库姆城附近。由此可见阿拉伯河东部地区至关重要。伊朗拥有世界上第三的石油储量,也是世界第四大石油生产国。是不是觉得哇塞好有钱!要是这么想还是太拿衣服。

  (伊朗油田分布)

  

  (伊朗最大炼油厂——波斯之星)

  伊朗是世界第二十八大经济体,似乎排名还不错?但是人均GDP才第90名,我大天朝还排第69名。

  有油咋还这么穷?表面上的原因是石油产业的低效率以及无能的政府。但毛主席教导我们看问题要看本质,更深层次的问题还是得回到多山这个特征上——伊朗庞大的人口都堆积在山区。伊朗人傻?中部明明有块海拔低的地方。但上帝对于伊朗的残酷就是关了它的门(几乎没有平原地区),还不给它开扇窗。除了西南部,这里聚集着阿拉伯人,以及东南部,这里居住着俾路支人,伊朗的其他低地地区都是沙漠盆地。

  (伊朗荒漠分布)

  (伊朗那些宝贵的水源和城市)

  首先是横躺在北部的卡维尔盐漠,总面积77600平方公里,跟重庆市差不多大。西起厄尔布尔士山脉,东至阿富汗境内。卡维尔盐漠,顾名思义,覆盖着一层厚厚的淤泥盐层,像沼泽一样,走着走着就会陷进去。而另一个是东南处的卢特沙漠,是伊朗最大的沙漠盆地。这些地方都不宜生存。

  

  (但是卡维尔沙漠的颜值让人心醉)

  

  (卢特荒漠)

  想象一下,一个国家的7000多万的人基本都居住在山里,山地的基建成本之高众所周知。而要想发展石油工业,面临的必然性的问题就是高昂的交通成本。人烟稀少的山区尚且配资 诚配宝点配难以发展,伊朗的山区如此特殊,经济生活的改善更是难上加难。

  伊朗不可能靠高价石油抑或提高产出就从根本上改变经济弱点。多山决定了基础建设成本的高昂,进而直接侵蚀着石油生产的利润。当然石油生产肯定有益于伊朗,但指望靠着它就能咸鱼翻身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
  (伊朗主要城市分布)

  无奈的伊朗只能寻找宜居平原。目光自然就瞄到了西部——历史上的美索不达米亚与巴比伦,换种说法是如今的伊拉克。如果可以将这些平原占为己有,并发挥庞大的人口力量,也就可以为未来的发展打下根基。

  (伊朗人的住宅,屋顶用泥土,形成第二层地面)

  

  (伊朗及其周围耕地分布)

  怎么打?上上策便是从西南部的平原攻入底格里斯和幼发拉底河盆地,继而向西直取地中海。当年的文明古国波斯就是这么做的,并顺便干倒了希腊和埃及。通过征服平原,波斯在这片土地上站稳了脚跟,建立起了自己的帝国。山区的战略特点就在于,低地难以向上进攻,而山区则容易向下冲锋。将山区的战略优点与平原的生产优势相结合,为波斯人以后的扩展铺平了道路。

  

  (最早时候伊朗高原上并不止波斯,直到波斯王国逐步统一伊朗高原)

  但山区也并非完美,它是天然的防御机制。但如果想扩张,想进攻,需要后勤补给、需要交通运输,山区的短处就暴露无遗了——运输是个大问题。在这种情况下,伊拉克对于物资供给的重要性更加不言而喻,不搞定伊拉克,就不用谈以后的星辰大海了。

  但伊拉克也不是吃素的,搞得不好伊朗就会适得其反,被伊拉克反抗,重建关系极其艰难。

  姜还是老的辣,智慧的古波斯帝国采用了放养的策略——给予被统治国家高度的自治权,确保他们的文化、民族都能在波斯帝国体系中有所收益。多元文化政策的负面影响在于帝国内部的潜在纷争难以平复。事实上,除了短暂的波斯帝国时期,伊朗并没有能占领西部的平原地区。而历史上,其他帝国如亚历山大帝国、罗马帝国却通过这片平原地区来对付伊朗,要么直接控制,要么做为缓冲。

  

  (罗马帝国与帕提亚帝国)

  回到伊朗自身,也仍然是多山导致的问题。多山地区之间交流极为有限,尽管穆斯林在伊朗占55%-60%,但各式各样的少数民族仍然配资 诚配宝点配很多。宗教方面也分为89%的伊斯兰什叶派与9%的逊尼派,还有2%信奉着其他奇奇怪怪的宗教。境外大国想要对伊朗干点什么,使用离间计即可。利用少数民族与少数宗教势力,与他们结为同盟,从内部动摇伊朗中央政府的统治。这种招数在国际斗争中屡试不爽,天朝的同学们应该也很熟悉啊。

  (其他颜色为其他民族)

  因而伊朗政府的当务之急就是确保内部统一,这就要求一个高度集权的政府以及一个极为强大的安全机构,民族团结问题已经关系到了伊朗的国家存亡问题。所以伊朗政府的威权与对军事警卫力量的重视也就很容易理解。

  拒绝信奉伊斯兰教的一部分波斯人,仍然信奉着古波斯帝国的国教:琐罗亚斯德教,此教被伊斯兰教徒贬称为拜火教。

  经过了以上的梳理,就可以分析出伊朗的地缘政治任务:

  1.控制扎格罗斯山脉和厄尔布鲁士山脉。这两座山脉附近是人口聚集的核心区,也是抵挡攻击的缓冲区。

  2.控制卡维尔盐漠和卢特沙漠以东的山区。此举意图保护临近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东部边境,也是伊朗的第二道防御机制。

  3.保护阿拉伯河防线,从而保住靠近波斯湾的伊朗西海岸平原。

  4.控制少数民族与宗教团体。

  5.提防境外大国的威胁与势力渗透。

  (伊朗地缘政治格局)

  前四项已经大体完成,伊朗的边境安全,内部少数民族问题也得以解决。但那些虎视眈眈的大国就不那么好对付了,历史上波斯帝国就曾面临着亚历山大大帝这样的势力。而如今,伊朗面临着主要敌人就是那些盘踞在邻居伊拉克的大国势力。如果强攻,倒也还好,毕竟有山脉阻隔,可以从明面上有所抵抗。但这些国家却使用政治计谋来影响伊朗。

 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前,是英国在操纵伊拉克想对付伊朗,然而再日不落还是要落,伊朗以为可以喘口气,结果山姆大叔来了。

  美国在伊朗东部的阿富汗与西部的伊拉克部署了大量军事力量。伊朗仗着群山庇佑,倒也不担心山姆大叔强攻。但问题是,美国也不蠢,通过鼓动伊朗境内的民族冲突,就足够达到目的了。正如同1980年萨达姆所言,直接进攻扎格罗斯山脉只有傻子才会干,真正的捷径在于操纵傀儡——伊朗境内的少数民族势力。

  美国已经开始实施计划。在东南地区,俾路支省,美国就支持当地的分裂行动。波斯湾西北岸的胡奇斯坦地区的阿拉伯人,西北部的库尔德人,都受到了美国的影响。还有一些证据,美国正暗戳戳地想借阿塞拜疆来煽动伊朗西北部地阿塞拜疆人,滋长他们的民族主义情绪。

  伊朗也在反击:

  1.维持强大的安全力量。尤其防止美国对胡奇斯坦地区的入侵,毕竟该地易攻,且石油储备丰富。

  2.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操控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少数民族与宗教势力。

  3.维持山地的军事力量,与美国对抗。

  4.打造且炒作核力量,吓唬美国。

  伊朗的多山也决定了伊朗的战略核心是以山地为防御。只要缩在山里面,就不容易被打。伊朗也在通过强大的安全系统努力控制内部冲突问题。古波斯帝国对于其他族群一向擅长胡萝卜加大棒的方法,如此策略遗传到伊朗身上,就产生了强大的情报与安全部与精锐的伊斯兰革命卫队(IRGC)。

  伊朗是个自我封闭且满足的实体。抛却贫穷不谈,伊朗还是有许多优点:边界易于防守,强有力的中央政府,以及不可少的情报与国家安全机构。这些优势足够伊朗对付境外大国在它周围撒下的网。

  可见伊朗是支潜力股,它比周围国家都要安全。而且伊朗也很低调,很擅长使用隐蔽的能力来达到低成本低风险的力量投射,并阻止别人也这样。所以其实上帝还是给了伊朗一扇窗——抓住大山这个关键点,同时控制好内部,伊朗就能打好自己的牌。

  (伊朗与周边,居高临下)

  至于核项目是个很有意思的一招。如果真的踩狗屎运搞成了,那就极大地提高了国防军事力量,进而抵御外界。就算没搞成,通过炒作这个项目,也能吓唬吓唬别人。别人无法确定伊朗到底是否具有攻击性核能力,且伊朗如此炒作自会树立一种极端意识形态的形象,使得自己的行为更具不可预测性。伊朗真擅长保持神秘感。

  历史上的波斯人就一直面临着那些不怀好意的大国骚扰,以及内部势力的分裂动荡。大山从外部保护伊朗,却也带来了内部的问题。无论域外大国力量是否会离开,只要群山还在,伊朗就有筹码继续存在下去。